黑羽镜子—长年失踪诈尸伪更

目标是百粉。
文画双修,叫我大触镜:)
孤寡老人寂寞求评论。
主混火影魔道王者荣耀,主吃火影带卡(←没粮活不下去)。
给我一点灵感我能给你一个世界。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带卡】标题是什么我还是记不起来
补档二号。因为截图数量太多所以分两批了。

【带卡】标题是什么我忘记了
补档一号。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之前的评论里有几个小宝贝儿没能赶上这篇文,于是补个档。如果再被河蟹,我就……我就跟老福特拼命m9( `д´ )!!!!

【带卡】凭什么植树节火影不用出力
“奶奶快看啊镜子更文了!!!!(bushi)”
本来我这个傻子是打算这篇文植树节发的,但是直到3月16号我才发现植树节已经过了……(沉思)我可能是真的傻了吧。
总而言之!请大家享用这甜美的肉肉吧(一鞠躬)

呱……让老福特给吞了……
重发,给以前评论过的小可爱比心。
孤寡老人求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

初一时候画的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
看得懂的人是我人生知己⸜(´ ˘ `∗)⸝•*

初一的时候画的一个小片段,带卡和亲梗,但是说真的,没什么看头→_→
算了吧算了吧我还是不占tag了【抱头鼠窜】

【带卡】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

【前文戳头像】

第二天,我朋友就气势汹汹来找我了……他瞪着我质问我怎么找他爸了,我不说话,他又说他不是要和我绝交,只是先各自冷静冷静……说着说着他自己声音越来越小都很没底气的样子。我就很没好气问他冷静个屁冷静躲我干啥?我们不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最要好的朋友吗!!你躲我到底干啥?!

他就不说话了,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不躲你了……这时候上课了,他话没说完,不过看样子也是不想再继续说了,他抱着书直接回了自己最后一排那座位。

后来他搬回了寝室。那天我也没好气地动作粗暴地帮他把行李搬进来,他跟在后面抱着两本字典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这就营造出了我俩这辈子在一起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尴尬气氛。

我还是很纳闷他到底为什么躲我。我犹记得我送他出门之前他还光着身子躺在我被窝里来着,还跟我说了再见来着,怎么就突然闹矛盾了呢??

我盯着他使劲看,恨不得在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他银色的刘海长了好多,都挡住半张脸了也不去剪,乱得都出造型来了。现在和我同在一个房间里,一直都在躲避我的视线,明知道我在看他还假惺惺地捧着一本微积分做样子……哼。就像那什么来着,对,人模狗样,沐猴而冠,衣冠禽兽。

但总而言之,我暂时还是把我和他之间那个二十米的距离给拉近了。

那天晚上,他泡完脚钻进被窝里(天气冷了不泡脚他一个人睡一晚上都是冰的),过了十秒钟我掀开他被子也钻了进去,两秒之后我的感叹就是他妈的真特么冷!

从那一瞬间开始感受到动静的他就像触电一样从床上爬起来。作为篮球队正式队员的我躺在他被窝里翻了翻眼睛叹口气,双手一环锢住他,他就在我怀里扭动着身子挣扎,两条腿胡乱扑腾着,我又把腿伸过去一缠,他动不了了。

他在我怀里扭成一团还结结巴巴吼着什么放开我。我说不放。他说放开我,你会后悔的。我说不后悔,又不是没睡过你。他这时候从偏过头来,皱着眉特疑惑地用余光看着我来了一句:你到底是记得还是不记得啊?

……我不太确定他是要我记得啥,但是我那一瞬间脑海里闪过的可能性就只有那一晚上了。

我抱着他用脚蹭了一下他冰凉凉的脚,说不知道。睡觉。他闻声又在我怀里扭起来,想是要挣脱出去,我死不松手,还越勒越紧,到最后他抓着我手臂艰难地喘气,投降一般说道好了好了睡觉睡觉!!

我卸了力改成揽住他的腰,把头贴在他后脑勺上开始睡觉,故意呼气的那一瞬间我明显感到怀里这具身体颤抖了一下。

把这0.25米的距离也取消之后,他的身子总算暖起来了。

又到了几近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往身边翻了个身,再一揽,扑空之后被冰冷的被子冷醒了。

他早就没在我怀里了。我抱着他的被子坐在床上盯着躺在对面我床上的他冷得蜷成一团的模样,心里一股子无名火。

我把他敲起来了。我朋友他抱着自己的头窝在被窝里忍了好久的疼。然后他抬起头眼里都有疼出来的泪水。

他好像真的来火了就说了一句你神经病啊!我也火了说你特么才神经病,你跟我直说,我到底他妈对你干啥了让你这么对我!!

他吼我一句你能不纠结这事儿了吗!?我就也跟他对吼说我就纠结!谁让你你特么不给我睡!你不给我睡!他也就叫了一声我就不给你睡了你要怎样啊!

怎样?呵呵,怎样!!

我一把把他拦腰抱起来摔在我床上,他整个人都静止了一下,然后疯狂挣扎起来,踹了我好几脚,我抓着他脚踝压上他的身子把被子扯过来要盖住我俩,他就胡乱挥着两只手要打开被子。我一只手擒住他两个手腕,又一条腿压住了他扑腾的两条腿。

突然之间电光石火好像脑子里蹿出了奇怪的东西。

我居然,依稀对这个场景有些许印象……?我脑海里有些记忆的碎片里的我的朋友挣扎的景象……

记忆就像找到了绳头的麻绳一样顺着线索牵引出了后续。我低下头看着我突然安静了的朋友,他紧紧地闭着眼,偏过头,一副任人鱼肉的样子。我现在觉得这些场景, 这些动作,我好像在曾经见过与做过一次。

我呆滞在空气里,我低着头,疑惑地面对着我的朋友。

他任人鱼肉的这副模样,我也曾经见过,不仅见过,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有更糟糕的事情让他露出过更糟糕的表情……

我颤抖着嘴唇。

“……我进去了吗?”

我的朋友愣了一下,睁开眼睛,转回头,看着我。

他又闭上眼睛,皱着眉点了点头。

……

……好了,现在真相大白了。

曾经的我是一个宇宙直男,对同性恋什么的都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这事儿我的朋友他最知道,所以那天晚上我对他做出这样的事的时候,他就决定永远不让我知道,也不再和我接触,就这么把我身为直男的污点默默承受,盘算着让我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人。

但是……但是、但是如果是他的话,其实还好吧……

我的脸有点红了。但我还是压着他。

我朋友非常非常小声地说了一句放开我吧……

我没松手,抱着他,低着头,嘟嚷般问他我做了你多少次……他脸唰地红得跟番茄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说好像有七八次……

我就问他那你舒服吗?他说,很奇怪的感觉……总之……还好吧……我哦了一声,红着脸埋下头去抱着他,说睡觉。他抿抿嘴,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红着张脸靠在枕头上闭上了眼睛。

晚安。卡卡西。

我说。

他又睁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突然动了动身子一伸手抱住了我,说。

晚安,带土。

他闭上眼睛,我也闭上眼睛。

第二天的早晨我醒来时,习惯性往身边又是一捞,又扑了个空,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起来正要去找卡卡西,就被面前坐在床边扣衬衫袖口的卡卡西吓得僵在那里。

卡卡西扣好了扣子就转身穿上了外套,拿起了昨天丢在桌子上的钱包,弯腰开始换鞋子。

换完鞋子,他才终于发现我已经起来了, 眉眼弯弯地给了我一个微笑,弯腰贴近我的脸,说道:

“早上好,早餐想吃什么?”

————————————
好冷啊,冷得我瑟瑟发抖。´_>`